AP360空气净化器如何保证我们安全

本文是Grant仪器CEO Mark Davison先生在使用AP360空气净化器一年后所写的心得体会,讲述了AP360的开发初衷、设计思路、使用效果、以及面对新冠疫情的心路历程。

一、我的初衷

在机缘巧合下,我于2020年3月底加入Grant仪器公司,就在英国全面进入Covid-19封锁的几天后。这一次,第一天上班的感觉全然不同:我上班会让我的家人面临感染风险吗?如何保证员工的安全?我们如何使公司生存下去?我们需要生产仪器,因此居家办公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工厂在整个疫情期间都是开放的,我们的员工表现出惊人的韧性和勇气。

我们逐渐适应这个被新冠肺炎充斥的时代,忘记第一次封锁时的内心恐惧——医院人满为患,治疗手段简陋,而且没有疫苗。几个星期以来,我在下班后会先洗澡换衣服,然后才接触家人。

二、AP360空气净化器的诞生

加入Grant几周后,我要求我们的技术团队设计一款空气净化器。不是推出一款不可靠的产品和未经证实的声明追赶潮流,而是设计一款经过深思熟虑的设备,可以使空气更安全。纵观现有技术,我们决定采用HEPA-13过滤和UV-C光。这两种技术行之有效且可靠,有公开的科学依据,能够有效地清除空气中的病原体。我们想要一个封闭的、安全的、便携式的设备,可以与附近的人一起使用。我们的工程师对最佳空气流量、灯泡强度和腔室大小进行了计算,他们打破了Grant以往所有开发时间记录,在几周内就做出了原型机,不久后就生产出了一款可投入生产的AP360设备。

我们联合剑桥大学和剑桥联合足球俱乐部(本地职业球队,简称CUFC)一起测试了该设备。像学生图书馆和足球更衣室等场所存在特殊的通风问题,因此对空气进行消毒是一种额外的保护措施。一年后,CUFC晋级甲级联赛。我们并不是说在室内呼吸纯净的空气是他们在球场上取得成功的原因,但我们感到自豪的是,AP360在维护球队成员和观众的健康方面发挥了小小的作用。(点击链接可查看文章:CUFC如何竭尽全力降低Covid-19 风险

我们没有出售第一批AP360,而是将它们部署在我们自己的大楼周围。事实证明,心理学和病毒学一样重要。一是将员工安全置于首位,二是明显的纯净空气来源有助于人们感到更安全。我们采取了所有其他的Covid-19预防措施——消毒、隔离、清洁、口罩防护等,但同事们告诉我,AP360是大家都喜爱的额外保障。每个工作日的早晨,可编程定时器都会启动AP360,持续不断地发出清洁空气的嗡嗡声,直到我们一天工作结束时,他们会自动关机。

三、对我们的安全充满信心

AP360推出已有一年之久,尽管我们办公室多达65人,但从未发生一例因工作感染Covid-19的病例。这场疫情告诉我们,没有任何保证可以不感染Covid-19,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单独提供保护,只有将所有的预防措施加在一起才能减少传播的风险。因此,我们并没有把AP360定位为对抗Covid-19的灵丹妙药来推广,但我们知道它所带来的价值。

我对Covid-19仍然非常谨慎,在工作中也不放松警惕。但我现在并不害怕去上班,部分原因是我接种了疫苗,更因为我在大楼里能听到产生纯净空气时的温和的声音。我不知道新冠肺炎病毒下一步会变成什么样,但即使是变异的冠状病毒在紫外线下也会被杀死。我相信,我们的工厂仍然是安全的,因为我们可以使它安全。

本文为翻译,原文链接:https://grantinstruments.com/a-year-on-from-using-the-ap360-air-purifier?sfw=pass1652424492

发表评论